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探索发现 > 韩总统朴槿惠亲挂帅治理公有企业“散漫病”

韩总统朴槿惠亲挂帅治理公有企业“散漫病”

时间:2019-05-20 16:2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于公有企业的亏损最终将由政府财政埋单,因此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韩国政府开始整顿公有企业的“散漫经营病”,并希望彻底解决公有企业“亏了算国家的,自己拿高工资”的陋习。

10月31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召开首席秘书官会议,表示将亲自牵头治理公有企业存在的痼疾。

公有企业待遇超公务员

韩国虽然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但是仍然有大量的公有企业存在,他们大多冠以“公社”或“工团”的名字。其中,有些公有企业在所属的行业中也是“巨无霸”或处于垄断地位。比如,韩国道路公社下属员工超过2万人,这在韩国属于“特大型企业”,而韩国几乎所有的高速公路都属于韩国道路公社运营管理。

然而近年来,韩国公有企业在亏损的情况下仍然保持高工资高福利,这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根据韩国企划财政部的统计数据,去年韩国水利原子能公社职员的平均年薪为7900万韩元(1韩元约合0.006元人民币),韩国电力公社的平均年薪为7300万韩元,石油公社的平均年薪为7000万韩元,地区供暖公社的平均年薪为6900万韩元。韩国政府控股的韩国进出口银行,员工的平均年薪为9360万韩元,并且每年以各种名目给每个员工发150万韩元的购物券。

根据韩国雇佣劳动部的统计数据,去年韩国普通劳动者中,正式员工的平均年薪为3684万韩元,非正式员工的平均年薪仅为1661万韩元。

如果按照目前非正式员工占整体劳动者三分之一(2012年基准)来计算,韩国整体劳动者的平均年薪为3010万韩元。也就是说,韩国公有企业员工的工资已经达到韩国平均工资水平的2.5倍,甚至超过了公务员的工资水平。

不良经营“自肥”引公愤

最近在韩国国会进行的国政监察中,公有企业浪费公驽和“自肥”成为国会议员们攻击的重点目标。

韩国国会议员披露,韩国能源类公有企业的各种不良经营已经达到触目惊心的地步。

韩国电力公社等4个能源类公有企业负债激增,从2008年的62.9万亿韩元增长到2012年的122.4万亿韩元,5年时间就翻了一番(94.6%)。

韩国石油公社从2008年到2012年在海外投资96.77亿美元进行矿产开发,但实际收益率还不到1%(2180万美元)。

韩国天然气公社2011年就已经很清楚参与的加拿大某矿产资源开发事业并无投资价值,但直到去年5月才彻底撤资,其间产生了280亿韩元的损失。

根据韩国国会国土交通委员会所属的议员金泰源提供的资料,韩国公有企业过度向下属人员提供“贵族学校”的学费支援。其中,韩国铁路设施工团去年向下属中层干部子女提供了842万韩元的学费支持,韩国土地住宅公社则支付了917万韩元。

过去5年间,韩国国土部下属的8个公有企业中,对员工子女进入“贵族学校”提供学费支援,800万韩元以上的有4次,700万韩元以上的有11次,500万韩元以上的有40次。

金泰源认为,去年韩国国土部下属的公有企业负债总额高达208万亿韩元,仅每天的银行利息就有203亿韩元,但这些亏损企业居然还向下属员工提供比公务员还高的子女教育费援助,这很难让国民信服。

民主党国会议员边载一表示,目前国土部下属公有企业的“业务促进费”有30%属于过度支出,最近3年这些企业的负债平均增加24%,因此应该缩减一些不必要的开支。

韩国《每日经济》11月1日的社论认为,最近公有企业饱受诟病,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企业根本不计算自己的经营成本,在一味提高自身福利的同时将亏损转嫁给正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普通韩国民众,这种简单提高公共服务收费解决问题的做法正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该媒体指出,不少韩国公有企业的道德性已经越过了人们能够承受的底线,这些企业给自身员工高水平退休金是司空见惯的做法,至于支援子女学费、给员工贷款用于买房或充当生活费等超乎一般人常识的职员福利正在使公有企业岗位变成“神的职业”。如果韩国公有企业不实行结构改革和经营革新,那种简单提高公共收费的做法将越来越难获得支持。

根据韩国政府的统计数字,目前韩国公有企业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493万亿韩元,在此情况下包括韩国道路公社、韩国电力公社、韩国铁路公社、韩国天然气公社、水资源公社等都纷纷提出上涨公共收费的要求,这种一边不实经营一边将手伸向普通市民的做法正遭到越来越大的非议。

借此次国政监察加以根治

10月31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召开首席秘书官会议,当众表示:“公共机关的散漫经营和预算浪费是每年都反复的根深蒂固的问题。要借此次国政监察的机会加以根治,不要再反复出现类似的情况,请相关人员拿出划时代的方案并向我报告”。

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虽然表面上看,公有企业的工资和普通公务员差不多,但实际上各种隐性收入非常多。

例如,新到的CEO为了使其任命顺利获得工会通过,可能给员工大幅提高工资或其他待遇。这种幕后交易反复发生,最后受害的是全体韩国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