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探索发现 > 媒体评美国全球监听 引发网络空间深刻变化

媒体评美国全球监听 引发网络空间深刻变化

时间:2019-05-20 18:0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美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从普通网民到政府首脑“一网打尽”,原因不外乎:其一,美国是互联网的缔造者和网络战的始作俑者,明显的技术领先优势为其提供了便利之门。其二,美国是恐怖主义的最大攻击目标,防范心理为其提供了现实借口。其三,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一贯的霸权思维为其提供了惯性动力。其四,网络空间是新兴的生存领域,法理的空白为其提供了自由空间。

其实,美国的监听行为由来已久。在20世纪80年代末之前,短波通信和卫星通信担负着全球90%的语音与数据通信,美国随之建立了庞大的无线监听系统。

1988年,美国电报电话公司成功开发出海底光缆,光纤通信技术使得成千上万的电话、传真、电子邮件和加密数据可以转换成光束传送,全球通讯方式出现革命性变革。目前,海底光缆已经覆盖了99%的洲际通讯,光纤已取代短波和卫星成为通信的主角,而监听海底光缆对于美国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

电话监听设备大致有3种:一是软件型监听。它属于一种电话窃听器,通过监听软件来实施,目前的智能手机就是其监控对象,此方法一般只能监听一部电话。这种软件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二是芯片型监听。通过在电话或手机中加装芯片实现监听,可以针对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但同样只能监听一部电话。三是专业电话监听系统。分为信号监听和网络监听两种。对于信号监听,它的有效监听距离,与地球同步通讯卫星信号覆盖范围几乎相等,但只可以监听GSM等制式电话。由于目前洲际电话数据和互联网数据一样,主要通过海底光缆通信。因此,网络监听系统则可以拦截包括IP电话数据在内的所有通过海底光缆的电话通信数据。

此次美国监控35国首脑电话的消息曝光后,各国政府在表示强烈谴责的同时,已经采取了应对行动。巴西总统罗塞夫宣布,巴西政府将建立一套安全电邮通讯系统,以抵御美国及其他国家对巴西官方通讯的监控。墨西哥内政部长米格尔·奥索里奥·钟表示,墨西哥总统恩里克·佩纳·涅托下令详尽调查美方对其国家高级官员的间谍行为。

同时,在美国国内,反对监控的声音也不断强大。就在不久前,卷入美国“棱镜门”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寻求摆脱作为监听帮凶的尴尬角色。微软和谷歌就起诉了美国政府,要求公布监控信息。

这种从美国国内到国外,从普通大众到国家首脑集体发声和共同行动,在网络空间产生了三类深刻的影响:其一,全球监控行动使美国从它一贯标榜的网络空间道德高地上跌落下来。其二,各种迹象表明,针对美国的监听行动,多国正加强对美国的防范,大力提升网络空间防御能力。其三,反对美国独自管理互联网的呼声渐起,其管理地位也将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

思考进一步的对策,此次美国监听多国政要电话行为曝光,在某种程度上,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从个人数据隐私权,到企业数据所有权,再到国家数据主权,应对美国网络霸权的思路。

目前,普通网民获得个人隐私被侵犯的证据比较困难。而对于专业公司来说,相对就要容易一些。大型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可以通过所掌握的有效证据,强调自己的数据所有权被美国侵犯,以及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要求美国政府赔偿。

对于国家,则应强调网络主权所必须包含的数据主权。网络空间既然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第二类生存空间”,国家管辖权自然延伸,网络边疆、网络主权必须明确界定。而且网络主权应该涵盖数据主权,数据主权是网络主权的核心内容。因此从数据主权入手,世界各国应针对美国的监控行为采取国家行动,这不失为一条可行之路。

我们知道,经历多年发展,美国的网络战力量已经处于全球一枝独秀的领先地位。美国对全球政要“一网打尽”,依靠的就是其网络空间实力。

为此,加快网络国防建设,尽快形成与美对等的网络空间力量,是遏制其网络霸权的根本道路。但在建设网络国防的过程中,必须认识到网络国防不同于传统国防,需要在国际、国家和军队层面采取不同的方略。

在国际层面,考虑到网络攻击不可控风险的大幅增加,需要加强不结盟的网络空间攻防合作,提升世界范围内共同应对网络恐怖等人类社会威胁的能力。

在国家层面,要强调网络国防力量不同于传统军事力量,加强建设军民融合的网络国防力量,形成国家网络资源效能的最大程度发挥。

在军队层面,需要建设一支技术能力和文化素养兼备的网络空间防御专业力量,才能承担起维护国家网络空间安全的重大历史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