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寻找未知 > 对叙动武奥巴马寻国会授权 分析称其不愿背黑锅

对叙动武奥巴马寻国会授权 分析称其不愿背黑锅

时间:2019-05-19 20:4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正当美国国防部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战争部署,而联合国调查人员也已经离开叙利亚时,奥巴马又突然宣布暂缓对叙动武,转而寻求国会授权。此举使一触即发的对叙动武态势出现变数。

奥巴马为何想开启一场新的战争,为何又突然暂缓按下战争机器的按钮,转而寻求国会授权?

国际社会对10年前小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仍记忆犹新。当时,小布什政府宣称伊拉克萨达姆政府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派遣信誉颇佳的国务卿鲍威尔到联合国游说。结果,直至战争结束,美国在伊拉克始终没有找到相关证据。

10年后的今天,奥巴马有意绕过联合国安理会,不等联合国调查小组的现场调查报告出炉,便声称掌握了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武的证据,并准备以军事打击对叙政府进行惩罚。

人们不由自主地把奥巴马可能的对叙战争与小布什的对伊战争联系了起来。国际社会普遍认为,10年前已经上了小布什政府的当,10年后不能再让奥巴马政府愚弄。如今,就连美国在伊战中最坚定的盟友英国都首先举起了免战牌,而美国控制下的北约也表示不会介入。

奥巴马政府有自知之明——凭美国提供的模棱两可的证据让联合国成员国授权美国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军事打击,是徒劳的。然而,美国凭借超级大国的地位,有意愿也有能力打击叙利亚。但是,战事一旦开始,其后果就不以奥巴马及其战争团队的意志为转移了,因为,如今的叙利亚局势,已涉及到地区和国际范围方方面面的博弈。

奥巴马已经宣布了对叙开战,如果不打,美国和他自己在国际上的信誉将会严重受损,而共和党内的保守派也会进一步抨击奥巴马对巴沙尔政权软弱。在其办公室主任的劝导下,奥巴马“豁然开朗”,把开战的责任推给了国会。

于是,奥巴马的国务卿、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倾巢出动,游说参众两院的议员,要求他们投票支持奥巴马的对叙战争。美国国会在战与不战的问题上面临两大挑战:一是美国公众的反战情绪高涨,根据民调,60%的受访者反对对叙开战;二是所有众议员和1/3的参议员需要参加明年的中期选举,他们对战争的态度将取决于其选区的民意倾向。

倘若国会两院最终授权总统对叙开战,也会附加若干条件和限制。比如,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决议案规定,军事行动不超过90天,不能动用地面部队,不能外溢到叙利亚以外的地方。

但这对奥巴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他最关心的是,把自己与国会捆绑在一起——最终开战与否,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倘若开战后形势不利,也有人替他垫背。

人们看得很清楚,叙利亚内战发展到今天,与美国及其盟国执意要推翻巴沙尔政权,扶植亲西方的叙反对派执政有密切的关系。美国拼凑了反对叙政府的“叙利亚之友”,美国的高官和议员频繁会见叙反对派组织的领导人,给叙反对派组织提供财政和情报支持,还企图迫使联合国授权在叙利亚建立禁飞区。

然而,情报显示,在叙反对派内部有“基地”组织,而且各反对派组织背后的支持者各有所图,目标并不一致,很难统一起来与巴沙尔政府对决。而近期,叙政府军在战场上已经占据上风。这一发展趋势对奥巴马政府非常不利。因为,在明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来临之前,如果叙反对派被打败,就等于美国的对叙政策失败,共和党就会把责任推到奥巴马身上。

所以,寻找借口,军事介入叙内战,摧毁叙政府军的作战能力,遏制叙政府军的进攻势头,让叙反对派在战场上由败退转向进攻,直至占领大马士革,推翻巴沙尔政权,在叙利亚建立“民主政权”,这才是奥巴马导演这场游戏的真正目的,但他又不想为无法预料的战事及结果背黑锅,于是,这个游戏又拉上了美国国会。

(刘学成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