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寻找未知 > 美国诺奖经济学家去世 其对中国改革有深远影响

美国诺奖经济学家去世 其对中国改革有深远影响

时间:2019-05-20 15:4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在G20峰会这个囊括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世界前二十大经济体的超级大聚会中,各国领导人本该坐下了谈经济、谈合作,以放松的心情,下个“清谈馆子”而已。

眼下,舆论却普遍认为,G20峰会将被叙利亚问题绑架,成为拉帮结派的政治场。显然,各国领导看似随意的非正式会晤,已经超越了论坛本身,造就了“多边搭台”“双边唱戏”的奇特局面。

按常规,领导们早在出发几个月前,就已规划好见谁,不见谁,谈论哪些话题等,以便见缝插针地就热点问题进行沟通和磋商,但本次峰会的诸多变数,却注定让其充满悬念。

最受世界瞩目的,当属“诺奖得主”与“无聊孩子”能不能面对面。

8月上旬,斯诺登获俄庇护,奥巴马宣布重新评估两国关系,并调侃普京“看起来像一个坐在教室后排的无聊孩子”;8月31日,叙利亚危局剑拔弩张,普京揶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巴马,在对叙动武问题上不能不顾平民死活。

一个是“诺奖得主”,一个是“无聊孩子”,称呼都不客气。普奥会更在“见与不见”之间摇摆不定。

因斯诺登事件,美国先是史无前例地取消了原订于G20峰会期间举行的双边会晤。谁想,叙利亚危局突变,普京强硬阻战,奥巴马亦急于试探俄罗斯的立场及底线,于是双方又似乎必要“一见”。

尽管目前双方都表示希望以某种方式在圣彼得堡会面磋商,但仍无定论。即便是见了,谈了,但能不能有一次真正愉快的握手,仍不容乐观。

三个月前的G8峰会,因叙利亚问题,普奥已经有过一次不欢而散的经历了。有所不同的是,这回普京成了东道主,很可能一扫在G8峰会上被孤立的局面,来一次漂亮的反击。

俄美的种种微妙的对立,已经由峰会前的一个“政治八卦” 映射出来。

奥巴马还未到圣彼得堡,就因“住宿”问题开始闹别扭了。当地媒体称,奥巴马拒绝入住在俄方安排的郊外驻地,而要求住在市中心。8月31日,圣彼得堡州长波尔塔夫乾科证实,“奥巴马的住宿问题仍未解决”。

协商下榻问题原本正常,然而这一消息却引发了网上的强烈不满,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部分叙战反对者企图游行并提出“不欢迎奥巴马”。

峰会的另一个变数是,日本首相安倍会不会紧跟习近平的脚步,制造偶遇。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8月22日放话说,安倍正寻找机会,在峰会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站着交谈的方式进行接触。

众所周知,因钓鱼岛问题,中日两国领导人的正式会谈几乎没有可能。如果安倍跳过外交部门的事前协调,在会场上直接搭话,无疑是考验习近平外交智慧的时刻。

日方认为,如果中方连一次短时间接触都拒绝,只会深化中国的强硬形象。而日本却能够借此向世人表明其努力改善对华关系的姿态,从而从中受益。若能实现站立交谈,则将促成为两国现任国家领导人的首次交谈,同样能为安倍争取美国支持加分。

如普京所说:“ G20峰会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司法机构。它不能代替联合国安理会,不能就动用武力作出决定,但却是一个讨论问题的好地方。”正因如此,各国政要如何对此善加利用,实在是一出悬疑大戏。

科斯 诺奖得主去世

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官方网站9月3日发布消息称,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去世,享年102岁。科斯教授是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产权理论的奠基人,其理论对中国的经济改革影响深远。

穆尔西 将出庭受审

埃及检方称,遭罢黜的埃及总统穆尔西和埃及穆兄会其他14名成员将在开罗刑事法庭接受审讯,他们被指控“煽动谋杀、暗杀及发动暴力行为”。此外,2011年,穆尔西在对抗穆巴拉克的骚乱事件中逃出监狱,也将被调查。穆尔西自7月3日遭罢黜后一直被军方羁押,其羁押地点未公开。

陆克文 大选压力增大

9月7日,澳大利亚将举行联邦大选。2日最新公布的民调显示,工党落后自由党—国家党联盟8个百分点。同时,反对党领袖托尼·艾伯特的支持率也首次超越现总理、工党领袖陆克文。如果工党继续滑落,可能会在大选中失去执政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