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寻找未知 > 评论:对叙利亚动武难救美国“可信度”

评论:对叙利亚动武难救美国“可信度”

时间:2019-05-20 15:4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首先,美国基于“可信度”的军事行动在历史上有过惨痛教训。特拉米指出,一个国家的“可信度”对于其外交政策行为固然重要,但将“可信度”作为军事行动的目标,则很难成功。20世纪中叶,美国曾为了维护“可信度”,模糊了“重大利益”与“非重大利益”之间的区别,最终导致美国对朝鲜和越南等“偏远地方”的干预。这些干预经历说明,“一个国家不能仅出于‘可信度’受到威胁就付诸军事行动”,而不说明何种直接、客观利益受到威胁,或是毫不担心其保护可信度的需要可能导致行动升级。美国至少要问一问:“今天处于险境的利益是否值得付出下一步行动升级的代价。”

其次,保护“可信度”,需要美国对自身形象有一个清醒认知。特拉米指出,美国在中东仍然是一个“让人恐惧的超级大国”,因为无论大事小事,人们都能看到美国插手。在叙利亚、埃及或其他地方的阿拉伯人对美国行动目标深度怀疑之际,美国恐怕难有底气来奢谈“可信度”。特拉米认为,中东民众对美国的怀疑甚至主导了他们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的态度。即使一些阿拉伯国家对伊朗感到不安,大部分阿拉伯民众仍反对为限制伊朗核项目而施加的国际制裁。在叙利亚问题上,即使美国出于人道主义因素干预叙利亚局势,阿拉伯人也不相信美国是为了化武事件才对叙采取行动。

最后,“国际道义行动”不能游离于整个国际社会对是非曲直的判断之外,“我们不能通过违反国际准则的方式来保护国际准则”。对于美国是否能够打击叙利亚并保持国际道义制高点,特拉米提出了质疑。他指出,美国人是否希望自己的国家当世界警察,并承担执行国际准则的大部分责任,本身是一个需要深入讨论的问题。而更深层的问题是,其他的国际社会成员不但拒绝承担“义务”,还不赞赏美国独自承担代价。如果叙利亚问题中的道义责任如此清晰,为什么美国不能得到西欧国家至少说声谢谢呢?

特拉米提出的这些问题,无疑值得奥巴马政府反思和警醒。(记者 余晓葵)